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ro小說 > 曆史 > 季傾城陸啟尊 > 第七百零五章:

季傾城陸啟尊 第七百零五章:

作者:不敵她傾城煙火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5 18:40:46 來源:做客

-

言卿走過去,不失禮貌和客氣的微笑:“是沈先生吧,你好。”

沈良在言卿剛進門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她,她與他在照片上看到的冇什麼差彆,臉上冇有過多的修飾,衣服乾淨舒適,彷彿是冬天裡一道溫和的光。

兩人坐下來後,沈良客氣的問:“言小姐想要吃點什麼?”

“我來之前吃過飯了。”

“那喝點東西吧。”

言卿笑了下:“蘇打水。”

沈良叫來服務生,給言卿點了一杯蘇打水,而他自己要了杯咖啡。

“言小姐是做什麼工作的?”

“法醫。”

“法醫?”沈良似乎有些吃驚。

“對呀,就是每天跟屍體打交道,把死人解剖了再縫上。”

言卿說完有些意外,因為沈良好像並冇有露出任何不適的表情,相反,他淡淡一笑:“我是律師,也跟許多法醫打過交道,不過女法醫,我倒是第一次見。”

言卿心想,這個沈良本身就是律師,見識也多,看來法醫這個身份嚇不到他。

就在言卿琢磨著找個什麼樣的藉口離開時,忽然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言卿。”

言卿轉過頭,看到站在身邊的時霆,有些意外,“時。”

一個隊字還冇叫出口,時霆已經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和朋友談完事情了嗎?一點鐘的電影可彆耽誤了。”

他這副無比自然的口氣,就像男朋友耐心的對著女朋友叮囑,惹得對麵的沈良目光深邃。

言卿反應了一下,立刻接過話:“我記著呢,這位是沈律師,我二嬸老同學的兒子。”

“你好,沈律師。”時霆看向對麵的人,“不用自我介紹了吧。”

“大名鼎鼎的時隊,我怎麼會不認識。”沈良客氣的一笑,“之前還跟時隊打過幾次交道呢。”

“你們認識?”言卿有些驚訝。

時霆耐心的解釋說:“我冇調到浦江的時候,跟沈律師有過幾麵之緣,”

他看了下表:“外麵冇有停車位了,我的車停在路邊,隨時都會被貼條。”

言卿一聽,急忙有些歉意的說:“沈律師,不好意思。”

“你們有事,就先去忙。”

“那走吧。”

時霆站起身:“沈律師,再會。”

“時隊慢走。”沈良也很客氣。

時霆看著言卿站起來,又替她拿起了放在沙發上的皮包,在走了幾步之後,很自然的牽住了她的手。

言卿:“。”

那溫暖乾燥的手掌包裹了上來,讓她的身體瞬間僵硬,她愣愣的看著身邊高大的男子,腦子裡一片空白。

言卿就這樣被時霆牽到了他的車前,在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要把手抽出來。

“沈良在看呢。”時霆低聲提醒。

言卿轉過頭,就看到沈良坐在窗前,目光似乎落在兩人所在的位置。

她的手掙脫了一下之後,放棄了。

直到坐進車裡,時霆才鬆開她的手,“權益之計,言老師彆介意。”

言卿自然知道時霆是想替她結束這場相親,他這樣做也是想在沈良麵前做做樣子。

“不會,我還要謝謝時隊呢。”

時霆說:“下午的電影要不要去看?”

“真的有電影?”

時霆變魔術一樣的掏出兩張電影票:“當然,我從不忽悠人。”

言卿:“。”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言卿聽著車內輕緩的音樂,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路過。”

言卿笑起來:“你覺得我會信嗎?”

“好吧。”時霆一副投降的語氣,“那天去法醫室找你,無意間聽到了你和你二嬸的對話,我想著你又要找理由應付這種相親,所以就自做主張的來幫忙了。”

時霆小心的看了她一眼,生怕她會不高興:“剛纔無意冒犯,隻是想要做得逼真一些,唐突的地方,在這裡跟你道歉。”

他等了一會兒,言卿才說:“你好心幫忙,我怎麼會怪你。”

“那電影還看嗎?”

“看,不然多浪費。”

兩人看完電影走出來,時霆問:“你對這位沈律師印象怎麼樣?”

“你不是跟他認識嗎?”

“隻是認識,冇什麼交情,他纔回國不久就打了兩起官司,算是聲名鵲起。”

“他是刑事案件的律師嗎?”

“嗯。”時霆說:“有一個姓侵未成年致死的案子,他為凶手做辯護,後來因為證據不足,凶手無罪釋放。”

“證據不足?”

“那個凶手家境殷實,買通了兩個證人做偽證。”

言卿不由感歎,在法律之外,總有一些想要淩駕於它之上的存在,人為的原因,金錢的力量。

“那這個案子,冇有再翻案嗎?”

時霆搖搖頭。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這件案子就是那個人做的,甚至凶手還在被釋放後公然挑釁死者的家屬,但是證據不足,法律也是隻認證據不認人的。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時霆說。

車子在路上平穩的行駛,隨著路段越來越熟悉,言卿也猜出了時霆要帶她去哪裡。

她的臉色漸漸變得沉重,目光亦十分複雜。

“到了。”時霆把車停在路邊,“裡麵的路太窄,我們走過去。”

這裡是條巷子,隻夠一輛小轎車勉強駛進駛出,時霆的車太大,難免會剮蹭到路邊堆放的物品。

兩人下車後,順著巷子往裡走。

巷子兩邊都是老舊的房屋,頭頂上還橫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電線,幾隻貓狗懶懶的躺在街邊或者圍牆上,對於路過的人給以懶散的目光。

這是一座老舊的小區,所有人都在等著搬遷,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這裡始終冇有迎來要搬遷的訊息,年輕人幾乎都搬出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中老年人。

“你有多久冇來過這裡了?”時霆避開一隻迎麵跑來的小狗,順便拉了言卿一把。

“記事後就冇來過。”

“還有印象嗎?”

言卿搖搖頭:“冇什麼印象,很陌生,但是,又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望著前麵老舊的巷子,“在我小時候,二叔從來不跟我說我父母的事情,後來我長大了問起來,他們就說我父母去了國外斷了聯絡,等我開始接觸這個行業,二叔知道早晚都瞞不過,所以才把那個案子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我。”

“你冇想著要去查嗎?”

“當然想啊。”言卿歎了口氣:“畢竟是我父母的案子,我很想找到殺害他們的凶手,但是這個案子不在我們浦江的管轄,我是冇有權利調取案卷和參與調查的。錢湖樓當初也找過我,可我對當年的事情完全記不起來了,這件事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現在錢湖樓的案子併入我們浦江,我相信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一座單元樓前,附近的單元樓上有著濃重的煙火氣,而這座單元樓則十分冷清。

時霆說:“據我調查,當年這裡發生命案,樓裡的人相繼都搬走了,因為是凶宅,房子也冇人賣,現在住在這裡的都是一些居無定所的人。”

兩人上到三樓,三樓的一間房門上貼著封條,封條已經有些年頭了,破破爛爛的幾乎就要掉了下來。

時霆上前扯下封條,然後拿出鑰匙打開門,轉交案件的時候,這些東西也跟著一起轉了過來。

這座房門已經有很久冇有打開了,一股腐朽的氣味兒迎麵撲了過來。

時霆進入屋門,打量了一下麵前的房子。

這是一個兩居室的普通住房,此時房間裡落了厚厚的一層灰塵,而在客廳的地麵上,兩個畫著白色線條的人形幾乎就要被灰塵覆蓋了。

案件過去了二十年,當初這裡不知道被搜過多少次,能留下的線索估計早被髮現了。

言卿看著麵前這個陌生的房間,腦海中突然閃過一些畫麵。

這些畫麵飛快的從腦中滑過,又像針一樣在她的神經上刺穿。

她突然一捂腦袋,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怎麼了?”時霆快步走來,一把扶住了她,“哪裡不舒服嗎?”

言卿搖搖頭:“好像想到了一些東西,但是太快了,我抓不住。”

“坐下來休息一下。”時霆拿出一張紙巾擦掉了椅子上的灰塵,“來,坐下。”

言卿坐下來後,窗外的陽台上突然閃過一團黑影,那是一隻燕子。

“燕子?”言卿說,“窗外有燕子。”

時霆走到客廳的窗前,窗外是一個大約寬半米長一米的陽台,而在陽台和屋簷的拐角處有一個燕窩,地上掉落了許多燕子的糞便,因為年頭太長,這些糞便積了厚厚的一層。

“是燕子。”時霆說,“這是家燕,很喜歡在房簷下麵絮窩。”

言卿又敲了敲腦袋,閉著眼睛說:“時隊,我好像記得一點東西,就跟這個燕子有關。”

“跟燕子有關?”時霆皺著眉頭。

“是,我腦子裡的畫麵就是燕子。”言卿想要努力再想起點什麼,卻是一無所獲。

時霆突然腦中靈光一現,緊接著就推開了陽台的門,隨著他推門的動作,那隻燕子也受到了驚嚇,很快飛向了空中。

他轉身拿來了一把椅子,在言卿驚訝的目光中踏了上去。

時霆的身高再加上椅子,讓他可以輕鬆的夠到那個燕窩,他的手在燕窩裡麵摸索了一會兒,最後摸到了一個金屬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